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回首頁

:::

【第一部 尋愛冒險記】(廖聖民檢察官,防詐案例)(消費者保護)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1-12-12
  • 資料點閱次數:272

臺北市,臺灣最繁榮現代化的都市,人口二百五十萬人。

蘇菲也是其中一人。

蘇菲今年三十六歲。

就像是臺北街頭常看到的上班族,每天,蘇菲固定從租的房子出發,坐捷運到公司上班,忙碌一整天,再坐捷運回家。

蘇菲租的房子在通化街的巷子裡,在一棟六層樓的舊公寓的頂樓六樓,三房二廳二衛浴,雖然沒有電梯。但走路到華納威秀,只要十分鐘的步程。甚至在跨年夜,蘇菲的房間窗戶往外看,就可以看到一○一大樓的煙火。令人吃驚的是月租只要8000元。

「老實說房子之前出過點事…」當初的房屋仲介說,「房東賣的話一定是賠錢,所以想說先便宜出租,去去晦氣,就看房客介不介意。」

其實蘇菲當然介意,一想到房仲說的出過點事,心裡就毛毛的,但一想到離信義區的百貨商圈這麼近,租金行情卻三折不到,蘇菲還是在看完房後,房仲準備帶看下一組房客時,果斷地說要租。

蘇菲剛開始住的幾天,晚上都不敢關燈,但因為白天工作實在太忙太累了,還是一下子就睡著。

住了一年多,什麼靈異的事情都沒遇到過。房子雖然很舊沒有電梯,但生活機能真的很棒。能住在精華地段的房子,對工作辛苦但薪水不高的蘇菲來說,算是一種小確幸。

不過蘇菲一直有個疑惑:為什麼她住在全臺灣人口密度第一的臺北市,每天接觸的人像星星一樣多,卻時常感覺到寂寞?

當然,蘇菲不是自閉的人。

工作認真,上面交待的事情就算加班也會如期完成,同事需要幫忙,蘇菲也會全力支援,準確的說,蘇菲在公司人緣相當不錯。

但畢竟同事幾乎都結婚了,下班後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庭。就算有機會一起出去聚餐,聊的也幾乎是工作或小朋友的話題。

蘇菲每次回到家裡,一股莫名的寂寞感就會湧上心頭。

蘇菲惟一稱得上交心的朋友,是高中同學饅頭。

饅頭是個子小小的女生,長得白白胖胖,方型臉(這也是她綽號由來),個性非常開朗。

二個人在高中時期非常要好,高中畢業後,雖然考上不同的大學,但還好都在臺北,於是二人就在二間學校的中間位置合租一間套房同住。

大學畢業後,蘇菲到現在的公司就職,饅頭則因為非常愛吃麥當勞,大學唸書的時候就在麥當勞打工,畢業後就被提拔為店長繼續在麥當勞工作。

「我跟面試官說,我當店長的話,薪水不用變多沒關係,每天員工餐讓我多吃一份薯條就好,三個面試官聽了都噗哧笑出來,我就知道沒問題了。」饅頭得意的說。

當時兩人雖然都已經有工作,還是繼續住在大學承租的套房裡,跟蘇菲現在住的房子比,房間非常小,二個人還需要同睡一張床,但是蘇菲當時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回到家,一邊吃著饅頭帶回來的員工餐,一邊跟饅頭追劇聊心事。

就蘇菲而言,饅頭就像是沒有血緣的親姊妹一樣。

所以饅頭說要搬出去的時候,蘇菲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那是在饅頭交了男朋友後的三個月的事。

「為什麼?」蘇菲有點受傷的問。

「抱歉,我男朋友說希望每天早上醒來就可以見到我,要我搬過去他那裡。」饅頭解釋著,就像所有熱戀中的男女,臉上洋溢著幸福。

「我搬出去,整個房間都是妳的了,而且我們還是可以見面呀。」饅頭抱著蘇菲安慰著。

「一定喔。」蘇菲勉強擠出笑容說著,隨後緊緊閉上眼睛,努力讓眼裡的淚水不要流出來,她心裡知道,她將失去這個生命中最重要的好朋友。

隨著饅頭的搬離,孤獨感取而代之,成了蘇菲的新室友。

蘇菲知道她受傷了,但卻不是饅頭或她男友有意造成的。

人活在世界上,不是正在傷人就是正被傷害著。

蘇菲只能搬離開那充滿回憶的小套房。

正如蘇菲所預料的,與饅頭見面聚會的頻率,隨著兩人分居時間的經過而逐漸減少。

「妳呀,不要再追什麼愛情劇了,趕快交個男朋友吧,這樣我們就可以Double date了。」饅頭有次聚餐的時候說。

或許是受到饅頭的刺激,當天晚上回家後,蘇菲瀏覽了幾個交友網路。

在一個外國交友網站上,一個用中文名字「喬瑟夫」的帳號吸引了蘇菲的注意。

蘇菲點了進去,一個金髮帶著微笑的男子照片出現在螢幕。

笑起來真好看,蘇菲心裡想著。

「我在學中文,我喜歡烏溜溜秀髮的女孩,歡迎用中文跟我交朋友。」蘇菲看起了喬瑟夫的簡介。

開朗樂觀,愛好運動,愛國,現任急診室實習醫師,標準的美國陽光男孩。

只有特徵欄寫著「1.618」。

什麼意思?蘇菲在螢幕前啞然失笑。

聽說有很多外國男性喜歡亞洲女生,而且可以用中文溝通,試試看吧,蘇菲心裡想著。想起饅頭吃飯時說的話,蘇菲照實填寫了幾項個人基本資料,註冊了帳號,然後在喬瑟夫交友網頁上,點選「交友」選項。

跟喬瑟夫用通訊軟體聯絡了一個月後,現在蘇菲每天下班都迫不及待的想回家跟喬瑟夫連線。

喬瑟夫像是紳士一樣,完全配合蘇菲的時間,並且提前上線等待蘇菲。不論蘇菲跟他聊什麼,他都展現出極大的興趣。有時喬瑟夫會聊到自己的醫師工作。

「妳知道嗎?之前阿富汗戰爭的時候,我接受國家的秘密徵召到前線支援戰事醫療喔。」喬瑟夫流利的用中文傳訊著。「不可以跟別人說喔,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

有時候喬瑟夫會寄他自己的生活照,雖然沒有很多張,但蘇菲在想喬瑟夫的時候,就會反覆不斷的看著那幾張照片,甚至還把一張設成自己的手機桌布。

「對了,你的特徵寫1.618是什麼意思?」有次蘇菲問。

「哈哈哈,妳有注意到?那是我上門牙的長寬比跟上下門牙的長寬比,都是1.618,我的笑容可是經過達文西認證的黃金比例喔!」喬瑟夫回答。

蘇菲再次看著喬瑟夫的照片,心想:難怪笑起來會這麼好看。

就這樣聯絡了三個月,喬瑟夫沒有預警的,突然斷訊。

蘇菲有點慌,已經三天沒有跟喬瑟夫聯絡,這種失落感讓蘇菲想起饅頭當初搬走後的感覺。

蘇菲上網查了當初交友網站的交友資料,發現喬瑟夫的帳號也不存在了,讓蘇菲不禁想:過去這三個月難道只是場夢嗎?

就在第四天,喬瑟夫上線了。

「抱歉,最近突然有要緊事。」喬瑟夫道歉。

「沒關係。」蘇菲連忙說著,興奮的心情完全掩蓋掉責備的情緒。

「最近烏克蘭跟俄羅斯爆發戰爭,國家徵召我去烏克蘭執行秘密醫療支援,我一直猶豫要不要跟妳說,我忍了三天還是忍不住跟妳聯絡,因為我發現妳對我來說實在太重要了。」喬瑟夫快速地發送訊息。

「會不會很危險?」蘇菲問。

「當然,畢竟是去前線,不過這次被徵召秘密任務,任務完成後,會有一筆20萬元的徵召獎金,我想用這筆獎金去臺灣見妳,蘇菲。妳願意見我嗎?或許我可以在臺灣待上好一陣子,我想要每天陪在妳身邊,希望每天早上醒來就可以見到妳。」喬瑟夫說。

「其實我也很想見你。」蘇菲說。

「太棒了,認識妳真是上帝給我最好的禮物。」透過文字,蘇菲彷彿看到喬瑟夫開心的表情。

「只是蘇菲,我有一個請求不知道妳可不可以幫忙?我秘密去烏克蘭的費用要29000元,國家當然會出,只是因為不能從美國本土匯款,會被俄羅斯發現,妳可以幫我從臺灣匯嗎?我到臺灣的時候會還妳。」喬瑟夫說。

蘇菲快速在腦海中將美金換算成新臺幣,然後吸了一口氣,大約87萬元。

「好的,我可以幫忙。」蘇菲沒有多想,她實在太想見到喬瑟夫了。

跟喬瑟夫結束通話後,蘇菲把存摺拿了出來,存摺裡面的存款離87萬元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蘇菲上網到銀行網站試算了一下,以她的薪資跟存款,貸不了多少錢。

蘇菲掩著臉,有點沮喪。

這時候,網頁跳出一個一頁式廣告。

「忠訓專業貸款,快速解決你的資金需求。」

蘇菲好奇的點進去,依廣告上的指示將對方加入LINE好友。

「你好,需要辦貸款嗎?」

「是的,不過我信用度不夠。」

「了解,你不用擔心,只要提供你的銀行帳戶帳號、密碼,我們可以幫妳存一些錢到帳戶再匯出製造金流,這樣就可以提高你的信用度。」

「這樣不是騙銀行嗎?」蘇菲問。

「沒有騙呀,我們是真的匯款給妳,所以不用擔心,已經幫助很多資金短缺的朋友渡過難關,妳可以提供比較少用或是餘額歸零的帳戶給我們。這樣就不會有風險。」

蘇菲想了一下,把自己另一個大學時期打工薪資用的網路銀行帳號、密碼給了對方。

蘇菲處理好貸款,又到理財網站逛逛。

一個「無風險!免費虛擬貨幣一對一教學,高報酬!」的貼文引起蘇菲的注意。

蘇菲用臉書的Messenger跟貼文的作者取得聯繫。

蘇菲跟對方說了想要投資賺錢的原因。

「哇,異國戀曲,很浪漫喔,沒問題,讓我來幫妳,妳先下載一個虛擬貨幣APP,我等一下傳連結給妳,安裝後註冊一個帳戶,我手把手教妳,什時時候該買該賣都會跟妳說,妳只要把錢匯到我跟妳說的銀行帳號就好,保證獲利,絕對可以讓妳的喬瑟夫來臺灣好幾趟。」對方充滿自信著說。

接下來一個禮拜,蘇菲就忙著處理貸款跟虛擬貨幣投資的事。

她先照貸款承辦人員的指示,在銀行詢問帳戶是否有異常時,回答都在正常使用。她好奇的去刷了簿子,裡面多了好多筆款項匯進匯出的。

「真的沒問題嗎?」蘇菲問對方。

「沒問題,請有耐心一點,到時候妳要多少貸款都可以。」

蘇菲也安裝好虛擬貨幣的APP完成註冊,依照對方的指示,將錢匯到對方提供的銀行帳號購買虛擬貨幣,再依對方指示賣掉虛擬貨幣,這時候就會有款項匯到自己的帳戶。這樣來回操作,蘇菲已經賺了一萬多塊的價差。真的如對方所說,沒賠到半毛錢。蘇菲打算把虛擬貨幣投資賺的錢,當作喬瑟夫來臺灣後帶喬瑟夫國內旅遊的經費。

到了答應喬瑟夫匯款的前一天,蘇菲跟貸款承辦人員確認。

「明天貸款就會下來,請不用擔心。」對方再三保證。

匯款當天,蘇菲到了銀行,先刷了打工用的薪資帳戶存摺,貸款還是沒有看到,,蘇菲有點擔心。

LINE聯絡對方,一直顯示未讀。

不管了,蘇菲決定把銀行現有的存款先匯給喬瑟夫。

蘇菲到了櫃檯,填了匯款單,把存摺交給櫃檯人員。

櫃檯人員刷了簿子,看了一下電腦畫面,再看了一下蘇菲,禮貌的請蘇菲等一下後,到櫃檯後方跟主管說了幾句話再走回櫃檯。

「小姐,不好意思,妳的銀行帳戶已經被凍結了。」

「什麼!」蘇菲大吃一驚「不可能,這是我的薪資帳戶,我昨天還有用這個帳戶交易虛擬貨幣。」

「沒關係,因為是警察通報凍結帳戶,我們有請警察過來幫妳了解狀況。」櫃檯人員說。

蘇菲嚇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沒多久,一男一女的警察走進銀行來到了櫃檯。

跟蘇菲要了身分證確認身分。

男警察說:「妳有二個銀行帳戶都被凍結了」

「為什麼要凍結我的帳戶?」蘇菲發現自己身體已經開始微微顫抖。

「妳說妳這個帳戶是辦貸款?其實這些進進出出的錢都是被害人被騙的錢經過妳的帳戶再轉匯到別的人頭帳戶去。」蘇菲想起貸款人員早上開始就沒有再看她的訊息。

「另一個是帳戶做虛擬貨幣投資的嗎?」

蘇菲點著頭,一邊操作手機點開虛擬貨幣的APP,結果顯示無法開啟。

「這APP詐欺集團自己寫的啦,騙完了就關閉。」男警察一副早就預料到的語氣解釋著。

「跟妳另一本帳戶一樣,匯進來的都是被害人的款項,妳只是幫忙把錢匯到其他人頭帳戶去。差額就說是妳投資虛擬貨幣賺到的。」

「小姐,要請妳跟我們回警局一趟。」

「好好好,我會去警局說明,我真的沒有騙任何人,不過可以讓我先匯個款嗎?我美國的朋友急著要去烏克蘭,正在等我匯款。」蘇菲哀求著。

「小姐,我幫妳看一下妳要匯款的帳戶。」女警說,看了一下喬瑟夫給蘇菲的匯款資料。

「妳的錢是要匯到馬來西亞的西聯銀行,跟烏克蘭一點關係也沒有。詐騙集團都會用這些管制較寬鬆國家的銀行帳戶收款,妳說的喬瑟夫也有可能是騙子。」

「不可能。」蘇菲急著幫喬瑟夫辯解「我跟他聊了三個月,他還有傳他的照片給我看。」蘇菲把喬瑟夫的照片跟對話內容拿給女警看。

女警看了一下,嘆了口氣,拿起自己的手機對喬瑟夫的照片拍了張照。

「美國人?我看他從頭到尾都沒講半句英文,中文倒是蠻流利的。」女警邊操作自己手機邊說。

「妳看,這是不是妳的喬瑟夫?」女警把手機拿給了蘇菲。

畫面中喬瑟夫摟著一位像是拉丁裔的黑色捲髮女子,二人面前站著一大一小的男孩正調皮的做鬼臉,像是全家福的照片。

「他叫Leo,是美國人,不過工作是服裝模特兒,已婚,他的學經歷跟醫生半點關係都沒有。妳可以用Google相片搜尋功能就可以查到他的IGFB。」女警說。

蘇菲握著女警的手機,看著照片中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Leo

像是失控般的,蘇菲開始歇斯底里的尖叫。

一瞬間,整間銀行安靜下來,銀行內所有人全都朝著聲音的來源蘇菲的方向望去。

「小姐,妳先冷靜一點。」女警安撫著。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騙我!」、「他們為什麼要這樣騙我!」蘇菲流下了眼淚,像是要用盡全身力氣似地哭喊著。

整間銀行充斥著蘇菲的哭喊聲,不斷重複迴盪。

回頁首